萝卜萝卜我是白菜

干什么!

……写车对于我来说太难了 还是拉灯了

【虎君】你们是个捷豹o/a啊

本人擅长开坑不填(喂)

我流abo设定,ooc慎入






严君泽在生理上是个omega。但在他的队友眼里,他在现实里是个鬼的omega。

毕竟也没有哪个omega对信息素迟钝到已经怼到脸上了才后知后觉的打了个喷嚏回了一句“谁的味啊,收一下。”,而且发情期一年一次,每次就发个高烧过去了,信息素也没味。

作为beta的乐毅在经历了这一切后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惊恐。

“严君泽你是个锤子omega啊?????”

本着对自家宝贝孩子身体的担忧,乐毅要死要活地拖着严君泽去医院检查了一下。查了半天,除了发情期一年一次本身信息素没有味道以外好像也没什么大毛病。严君泽和乐毅两个人排排坐在椅子上对着医生,一个满脸无所谓一个紧张兮兮,用乐毅的话说:那场景真像爹带着儿子看病生怕有个什么病然后支持不住昏过去。

严君泽:你说谁是儿子??

乐毅决定当没听到。

最后折腾了好半天,得出结论说严君泽是一种罕见的omega,只会对某种alpha起反应,而这也会同时做用于alpha身上。通俗点说,就是只有遇上对的人才会展露omega的天性,没遇上就跟beta差不多。

乐毅寻思自己也没在狗血言情剧里面活着啊,这种狗血情节难道不是小说才会写的吗。严君泽倒是一脸无所谓的回到基地。在经过乐毅三番五次的眼神洗礼后,严君泽忍无可忍的制裁了自家的辅助。

“遇不到就遇不到呗,我又没缺胳膊少腿。遇不到才好呢,当个beta多好。”制裁后乐毅的严君泽神清气爽的开始了rank,在上路当了尊杀神,直接杀到对面生活不能自理。


可你以为一个队只有一个奇葩吗?不可能的。按刘世宇的话来说:奇葩都是成双成对的,一朵奇葩是生长不出来的,必须要有另一朵奇葩跟他gay在一起。

于是就有了李元浩这个奇葩二号。

李元浩当选奇葩二号的理由是他到现在都没分化。讲道理,普通人以李元浩这个年龄,分化都不知道多少年了。然而虽然大龄分化者很少,但不代表没有。这点不足以李元浩成为队内的奇葩二号。作为一朵清奇的奇葩,李元浩,他有个别人没有的技能,那就是——对信息素格外敏感。

没错,这个队,一个没分化的人对信息素格外敏感,一个omega对信息素根本不感冒。于是经常就有刘世宇一脸暴躁的摁着键盘,李元浩在旁边嚷嚷:“香锅你孜然味太呛人了收敛点”,而严君泽在旁边不动如山的画面。

整得跟李元浩跟个omega一样。乐毅和刘世宇同时思考了一下李元浩要是分化成一个omega的问题……

打扰了,这个队就不是一个正常人该待的地方,现在走还来得及不?

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一群男孩子因为梦想聚在一起,李元浩平时gay里gay气大家也都习惯了。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和严君泽gay在一起搞事情,而严君泽本着自己比这只还没成年分化的小脑斧大这么多也随他去了,反正被搂搂抱抱又不会发生什么。久而久之严君泽已经被他人以及他自己默认为是个一个beta。毕竟打职业嘛,成绩才是最重要的。

直到严君泽被确定下放二队。

离开的头天晚上他在房间一个人收拾行李。乐毅已经被他赶出去了,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的严君泽有点烦躁。行李箱大开着摆在地上,里面装着要带走的东西。严君泽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

真的要走了,他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突然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刚撑起半个身子就被一个黑影扑倒在床上。

“嘶……等等,李元浩?”

严君泽还没来得及发话就发现来人是他平时最愿意妥协的李元浩。李元浩把头埋在他怀里,手死死抓着他的短t。

“你……你先起来啊。”

严君泽推了推李元浩的肩膀,怀里的人依旧没什么反应。

“喂你这个人……这什么味啊,你偷吃冰箱里的香草冰激凌味八喜了?乐毅知道了又要找你逼逼了。”

随着李元浩进入房间,一股甜腻的香草冰淇淋味就包裹住了严君泽,房间的门被窗口灌进来风吹回推开之前的原位。

“诶你快起来,重死了。”

严君泽抓了抓李元浩后脑勺的头发,顺便讨伐了李元浩偷吃的行为。

没想到李元浩抬头就把他嘴给堵上了,手还穿到他后脑勺给他狠狠按住。

严君泽被突如其来的吻给打个措手不及。因为准备说话刚张开的嘴被李元浩得寸进尺的伸进舌头。轻轻的挂弄上颚,严君泽呜咽一声,没有接吻经验的他任由李元浩摆布。涎水从他的侧脸划过在白色的床单上晕出一片深色。

等到李元浩放开严君泽开始在他的脖子啃咬留下印子,严君泽脱口而出:“李元浩你在发什么疯。”

“我没疯。”

李元浩撑起身子,二只手都在严君泽耳边,将严君泽圈在自己身下。

“我喜欢你,我分化了。”

【虎君】诶严君泽你别跑啊(4)

关于队宠严君泽是源于msi的采访,有提到队伍内都在夸他,还陪他训练对线

今天看比赛看到心肌梗塞,当场自闭。虎君两个人好好调整,加油就完事了。

后续有生之年再见(想不出反派名字了,而且怎么越写越长)




19.

严君泽当然知道坐在对面那人是谁,李元浩要去抓的就是他。既然他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他们两边都被耍了。

有点气。严君泽舔了舔他的小虎牙,准备跟对面讲道理。没用是肯定的,严君泽也不是傻子,翻手抽出袖口的小刀片,他只是想拖延点时间让他解放出自己被绑得发麻的双手。

“诶兄弟你看我,比向导能力比不过其他向导,比体力打架比不过其他哨兵,你抓我干什么呢。”

“你说呢?”

对面那人笑眯眯的回答到,给严君泽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见严君泽没回答自己,慢悠悠的起身,向严君泽走过来。

“李元浩挺看重你的啊”站定在严君泽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嘴现在还痛着”逃犯的左手贴上了严君泽的脖颈,顺着摸到了后面的腺体。严君泽心中警铃大响,抬腿就踹了过去,身后的动作没停。

就差一点就割开了。

“挺暴躁的哈”侧身闪过,转到了严君泽身后,摁住了刚隔开绳子的手。“做个实验。”掏出衣服里的一管灌入了蓝色药剂的针,转手打在了严君泽的颈侧。

“做个好梦。”一口咬上了后颈的腺体。







20.

在驾驶位上的李元浩的脸突然黑了个八度,冷气压都快实质了。副驾驶上的刘世宇打了个寒战,看了看李元浩黑得跟锅一样的脸。“你干嘛?”

“有人咬了君泽的腺体,冲着恶心我来的。”李元浩猛的一踩油门,车子的速度又上了一档。

已经被标记过得向导除非伴侣哨兵死亡,链接是不会断掉的。李元浩坐在这里好好的,所以根本不可能会有其他人标记严谨泽,那咬腺体就只是为了恶心李元浩。哨兵天生对自己的向导有着很高的占有欲和保护欲,这般做法于哨兵而言不仅是恶心,还是赤裸裸的挑衅。

“这群b该死啊。”刘世宇听得脑子突突的疼。严君泽算的上是半个队宠了,好不容易把之前自闭的他拉出来,虽然变成了一个bb机。但好歹是全队都照顾过的一个人,都给过他反馈。这说抢就抢,说咬就咬,不把他们当人看?

“到了。”还没等其他人发表感想,李元浩一脚刹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啦”的一声长响。

“要计划吗?”史森明笑嘻嘻的说着,下一秒笑容收敛。

“一群扑街仔。”

“终极大莽子。”

“暴打对面就行了吧。”






21.

话音一落,黑熊已经把大门拍开了。

同时转头盯向简自豪。

简自豪:图图不知道,不关图图的事。

史森明:嘿嘿嘿简图图真厉害。

刘世宇在一旁激情翻白眼。






22.

做起计划来的rng是有条理的,比如说谁负责什么都会安排好。

那没有计划是什么样子呢?

那大概就是,莽王之王吧。就像现在这样,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冲进大楼里,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对打一双来一群直接团灭伺候。

拦住是不可能的拦住的,我选择装死。——炮灰

当李元浩他们一路冲进监控室准备追寻严君泽的位置,他的怒气值已经突破天际了:监控上显示严君泽被他之前踢了下巴的人搂在怀里,双眼紧闭。地上还有着好几根空了的针管。接着,就看见那个人开始扒严君泽的外套。

金虎直接上来把屏幕拍碎了,然后转过头开始龇牙咧嘴。

能忍不是李元浩。







23.

当李元浩黑着脸一脚踹开实验室的门的时候,有种被噎死的感觉。

他要宰的那个人已经倒在地上。史森明检查了一下,没有外伤,但脑子里按史森明的说法成了一堆浆糊,已经废了。本应该在这里的严君泽不见了,地上只剩下他的外套。短短几分钟人就不见了,还顺带弄死这个人,怎么想都不是他的风格。刘志豪捡起了地上的针管:“这支好像是之前查出来的违禁药品,说是什么强行拉高精神强度,其他不清楚了。”

“嘘。”洪浩轩突然示意安静,平原狼出现,低头嗅了嗅地上,抬头对着一扇玻璃门。那是室内的一扇内门,一群人对此完全没印象。

“小心点,不太对。”简自豪拔出了手枪,“这扇门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慢慢的走了过去,准备抓上门把手。

然后他扑空了。

与此同时背后的大门窜过一道黑影。李元浩转身就追了上去。

“严君泽你他妈别跑!”


【虎君】诶严君泽你别跑啊(3)

年更选手来了(……)

含大量狗血 作者满脑子红色狗血 战斗场面都是胡扯

先整了君泽霸霸(……)他那个体质是指前就想好的有反转,具体什么我还在考虑(我好随意)

ooc注意 下一次更新emmmmm随缘吧!!(?)




14.

严君泽醒的时候看见对面那人一个白眼差点翻上天去了。

哎兄弟为什么是我啊?李元浩这个人在外面结了多少仇家啊。严·bb机·君泽开始疯狂在心里吐槽。

让我们倒回到之前。

严君泽一行人开车直接停在了目的地工厂的背后,史森明放出了他的精神体蜜袋鼯,摸了摸头示意它爬进通风管里。蜜袋鼯拿爪子挠了挠史森明就窜进了通风管道。

“大概有十多个人,我靠哨兵扎堆啊。”史森明凭着精神体传递回来的消息一边分析一边爆粗口。“人质在正中间那个箱子里,是个向导,级别不明。箱子没封口但是有两人把手。”史森明快速的分析出战术的可行性“哨兵多但是等级不高,小狗和香锅正门直接冲进去吸引火力,我在后方给你们支援,君泽从后面去救人。”三人点点头,刘世宇从车厢座椅下面猛的抽出一把冲锋枪,“嚯,得劲。”简自豪戴上了特质的眼镜后拿出爱枪调试,严君泽则是摸出了随身的蝴蝶刀,那是李元浩送他的生日礼物。摩挲了一下刀柄便收了回去,“注意安全。”史森明提醒道。刘世宇和简自豪对视,同时露出自信的笑容,举枪拉栓,冲了出去。

严君泽后来才走,从工厂背后的小门一路摸进去,畅通无阻得有点让他不可置信。“这群人这么弱智的吗。”在心里嘀嘀咕咕后反而是更加警惕了。

不对劲,很不对劲。

在一路翻墙摸边后,听见前面已经打得不可开交,枪声夹杂着各种动物的咆哮。严君泽琢磨着简自豪的黑熊和刘世宇的蟒蛇已经打嗨了。他翻过最后一个集装箱后看到了目标集装箱。原先把手的人已经到前面去支援了,严君泽打开耳麦“到达目的地,我进去了。”

“小心有诈!我们这边地方有人来支援了!”刘世宇的声音伴随着枪声从耳麦中传来,伴随着简自豪中气十足的声音。

严君泽拿着手枪一步一步的走进去,蹬羚已经在附近巡逻——暂时没有别人。箱口大开,在深处的角落里有个蜷缩的身影。严君泽不敢贸然开口,他慢慢的走进去,军靴踏上箱内,发出一阵闷声。里面的影子动了动,严君泽绷紧了神经。男孩转了回来,露出一张脸。

是戴志春的脸。



15.

“卧槽。”严君泽看到这张脸转过身拔腿就跑,人质当然不可能是琪琪,那就证明他被精神暗示了。他那点向导能力虽然很烂但也不至于被这样暗示。“草我被暗示了,快撤快撤快撤!”严君泽边跑边对着耳麦狂吼,瞪羚那边已经传来了危险的信号在往他这边赶。起跳准备翻过障碍物,从天而降一只鬣狗对对直直扑向了他。“干!”放弃翻过去的动作再侧身已经来不及了,鬣狗贴着严君泽拿枪的那只手擦过去——顺手打掉了手上的抢。严君泽一个翻滚稳定姿势抽出蝴蝶刀,前面滴溜溜转过来一个东西——

震爆弹。

眼前炸开白光,耳边是长久的耳鸣。后颈上面附上了一只冰凉的手,严君泽想都没想就往背后一捅。手腕上传来的剧痛让他松开了拿刀的手,随着后颈一阵刺痛。

严君泽晕倒前最后一个画面是鬣狗那个在他眼里奇丑无比的脸以及在心里复读“你在犯罪”。



16.

史森明三人听见严君泽那边传来的声音就知道他们被耍了,能给严君泽精神暗示成这样估计是抽了人质的能力,那基本等于人质也被撕票了。

刘世宇在试图呼唤严君泽后,听到耳机里传来的杂音整个人暴躁程度直接升级。一梭子扫掉面前的炮灰,听到“咔哒”一声直接扔掉手里的已经发烫的枪抽出手枪对着冲过来的最后一个,精准爆头。

然后就看见了那个人身上泛着红光的炸弹



17.

“我操你个dj啊。”

刘世宇在向右翻滚的同时进行了对对面祖宗十八代的问候。



18.

等李元浩他们来的时候现场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其实整个工厂已经被炸掉大半,索性直接从后面进,进去就看见三个人坐在地上。李元浩快步走了过去就被刘世宇塞了个东西在怀里。

是那把蝴蝶刀。送的时候严君泽还无比嫌弃,因为他不太用冷兵器,李元浩好说好歹让严君泽随身揣在身上,不到紧急时刻肯定不会从除严君泽身上以外的地方出现。

“有跟针管,是强效安眠药,计量还挺大,手枪我们收着了。耳麦来的时候已经是碎片渣渣了,已经派人追了。”简自豪揉着史森明被炸弹气浪掀翻在地磕到的后背说道。“人质……已经死了。”史森明有些不甘心,这次行动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个狗日的我认识,”李元浩咬牙切齿的说道,众人侧目:“那知道这个b宁愿把自己交代出来也要搞君泽,”李元浩顿了一下“老仇人了,之前对君泽这个体质挺感兴趣,被我整了”,李元浩揉了揉眉心,金虎焦躁的走来走去,刘志豪拍拍李元浩的肩膀。

“冷静点,已经在查了。”

“呼——”李元浩吐了一口气,手逐渐握紧。“等老子抓到他我要把他们皮扒了。”

他李元浩好不容易追到的严君泽可不能就这么丢了。

“消息来了。”洪浩轩看了看手机,表情有点古怪。

“在哪?”

“……我们刚走的那块地方,以及——刚抓的那人跑了,有内鬼。”

看来他们都被耍了。

“干tmd,敢动我们的君泽霸霸,干他。”

史森明发出了想锤人的声音。

【虎君】诶严君泽你别跑啊(2)

这玩意竟然有2 有没有3我就不知道了

狗血剧情注意 (狗血剧情纯属我的恶趣味……)

 ooc注意



10.

和平是不可能和平的,就算今天和平了明天总会有不长眼睛的人来挑事,因此任务是不可避免的。

对于李元浩来说,偶尔出出任务,和严君泽一起可以当情趣,不一起就当小别离,回来之后能天天腻在一起,有时候还能滚个床单。

美滋滋美滋滋。

当然这是在偶尔的情况下,碰到特别忙的时候,李元浩和严君泽还要分开出任务。对此李元浩也向heart抗议过为什么要让他和自己的向导分开,heart给的回答是:人手不够只能拆开了你看看姿态和rookie也是这样的。

李元浩:他俩又不同队

heart:……那你这么想小狗和小明有时候不也不能一起出任务吗只能委屈一下你了以后给你们俩多批假。

彳亍,李元浩屈服了。



11.

出事之后李元浩觉得,自己的向导还是要带在自己身边好,尤其是严君泽这种不省心的。生活的狗血程度深不可测,还是不要立flag了。

不过,他绝对不会把严君泽再弄丢了。


12.

起因还是因为两个人任务又冲突了,李元浩要去追一个大人物逃犯,对方已经偷偷摸摸藏了好几个月了。今天一来消息就立马准备派人,结果同时另一边又发现了之前追的一起向导贩卖案子。两个都是大案子,一个队只能拆成两个小队分头行动。因为那个逃犯跟李元浩还有点过节,这边的负责人就是他了。向导位自然是负责追踪的姿态,还有戴志春和洪浩轩。另一头负责人是简自豪,里面还包含了一个刘世宇,职业打架拆迁队,向导位就是严君泽和史森明了。

出发前李元浩专门逮住了严君泽对着一顿猛亲,这是属于李元浩单方面的惯例,每次都搞得严君泽想锤人。

“安全回来啊安妮。”

“畜生李元浩你还是注意你自己吧。”

转身坐上车的李元浩左眼皮突然开始跳动,刘志豪看着他揉着眼睛随口问了问是不是累的,顺口让他节制一点。

戴志春:?

洪浩轩:我路过。

李元浩:琪琪别听这个骚b的,就是左眼再跳,没事左眼跳财。

然后李元浩的右眼开始跳动。

李元浩:我吃柠檬。



13.

李元浩这边完事得非常快,逃犯估计也觉得跑不掉了几乎没怎么挣扎。

看着被押进车的逃犯李元浩伸了个懒腰,太简单了,根本没费多大劲。打了个哈欠的小老虎撇了一眼逃犯,对上了那人笑得无比阴险的脸。

“你输了。”

我输了?输什么了?兄弟麻烦你被抓了我输什么了,别不是脑子被跑坏了吧带回去这交不了差啊。李元浩嘿嘿一笑:“兄弟,脑子坏了?”。

“你的向导归我们了。”

李元浩的“兄弟你小说看多了吧这么狗血的剧情也来?”还没说出口,耳返里队伍频道里出现了史森明咳个不停的声音以及——

“李元浩,严君泽被绑走了。”

通过精神链接呼喊严君泽的消息石沉大海。

金虎凭空出现,露出獠牙开始不住的低吼。李元浩黑着脸猛的抬腿踢向那人的下巴,血液飞溅。

“他妈的严君泽有事你给我等着。”转身跳进车内,驾驶室的刘志豪早已准备好,猛的一踩油门,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越野车随着烟尘一路飞驰。

生活怎么可能这么狗血?可他就是发生了。

【虎君】诶严君泽你别跑啊

ooc属于我 作者是个谐星 写这个感觉写了一年
有没有后续我不知道 作者很懒不在家
喊位置感觉很奇怪 瞎bb安排了一下


1.
洪浩轩感到人生世界观收到了冲击。
你给我讲这个迷惑万千少女(?)队内颜值担当力量点满发起飙来一个能打十个bb起来要人命的严君泽是个向导?而且要不是史森明不在需要有人给我调整五感不然我还不知道?
严君泽一脸淡定的收回精神触手点头示意旁边的孙大勇ok了,然后转身就溜了。
突击爸爸来的轻巧去得轻巧。
留下可怜的洪浩轩在风中飘摇。
太惨了。目睹全经过的姿态棒读到。


2.
要说这事也不怪洪浩轩,毕竟在他来rng时间也不长。虽然听闻rng全队武力值爆高是整个联盟的一大bug,但他一直觉得向导像小明那样的,武力值很高能打已经算很恐怖了。
但也不至于像严君泽这样跟着他一样是个突击位冲到前线并扬言我一个要打十个吧?
这都是什么事啊。


3.
这事还没完,洪浩轩经过一系列激烈的内心纠结后开始跟刘志豪闲聊并且知道了严君泽已经结合了。
洪浩轩:“诶君泽结合了吗?”
刘志豪:“对啊,对象还是李元浩。”
……


4.
刘志豪掏出了手机开始往战队群里打字:
“卡萨得知小虎和君泽的事晕过去了怎么办,不急我可以在线慢慢等你们回复我。”
5.


关于严君泽和李元浩结合的事情,按严君泽的话来说就是这个崽种趁其不备直接生米煮成熟饭了。李元浩一听就在旁边嘿嘿嘿的笑然后又开始摸突击霸霸的腰,然后被直接拍掉虎爪并且收获死亡光线。


6.
按道理来说严君泽这个死亡光线杀伤力极强,可以让像史森明这样的皮孩立马变得乖巧。
可李元浩是谁啊,刀山火海都闯过了,虎将军天不怕地不怕,只有脸皮厚,这都不算什么的。
“做人一定要敢于冒险,不要迎难而退,不经历挫折怎么能见彩虹。琪琪知道了吗?”
求求你别毒害祖国的花朵了吧。路过的刘世宇忍无可忍决定将这个人打包给严君泽。
“琪琪你别听这个逼乱说。”
琪琪不知道,不关琪琪的事。


7.
李元浩出了个小任务,在外面晃了两三天,回到基地第一件事就是去休息室找心心念念的人。
“严君泽~”
“……你把你尾音给我收了。”
“想我不。”
“不想,滚。”
“可是你看看那里。”李元浩抬手:蹬羚出现,慢慢悠悠走近一旁的老虎。两只动物互相蹭了蹭,然后蹬羚就舒舒服服的靠在大老虎光滑的皮毛上,眯着眼睛小憩。
严君泽恨铁不成钢:叛徒,你这个叛徒啊。
李元浩倒是笑得很开心,一把把人捞进怀里亲亲抱抱举高高。


8.
没错,真举起来了。
突击爸爸的真实思想被自家精神向导暴露之后也不再傲娇了,而且他确实有点想自家的哨兵。对于李元浩的搂搂抱抱亲亲也索性去了。
天知道严君泽在被从沙发上举起来的瞬间有多蒙蔽。
“卧槽李元浩你在犯罪!”双腿条件反射的缠上了李元浩的腰,手也勾住了对面的脖子。李元浩突如其来的发癫让严君泽感到了心累。
李元浩的手托着严君泽的屁股,虎爪开始了胡作非为之旅,还在嘿嘿嘿的笑,脑袋也埋在严君泽脖颈处又啃又舔。严君泽被摸得耳根都红了,抓着李元浩的头发嚷嚷着放手。


9.
然后此时的洪浩轩和刘世宇并肩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那场面,那感觉,刘世宇恨不得把自己眼睛戳了。留下了一句“打扰了你们继续”便拖着捂着眼睛脸都红了的洪浩轩小朋友转身走了。出门关门后顺手给群里发了个消息:
“休息室想活命别去了”
“卡萨,走,喝奶茶去。”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想产虎君了(土拨鼠尖叫)
状态给我好起来啊呜呜呜呜呜呜(气过了)

Ray燦《不要随意捡人回家》(1)

流水账选手 国际三禁

没有粮自力更生

中文十级李汭燦 不要问我话为什么这么多

ooc注意




李汭燦是个魔女,虽然他其实是个男的。

关于魔女这个名字,是附近的村子的人起的。大概是因为李汭燦天天穿着个黑色长袍,顶着因为懒而许久没剪长到腰际的头发到处晃悠吧。隔壁的精灵族的田野不止一次吐槽过他的头发,用田野的话来说“第一次见到你还以为你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没想到是个粗生啊”。

不过李汭燦并不在意外界怎么说他,毕竟他活了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过在头发越长越长,直到要拖到地上,一天把他绊倒三次后,他痛下决心剪短了头发。

剪了一头短发的李汭燦顿时感到神清气爽,感觉自己一个人能打一群人。窝在家里捣鼓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后,于一天早晨风风火火的拿上自己的法杖去找不远处的田野。

“田野!出来我们去找宝藏!”田野正在屋子里睡得正香,被李汭燦中气十足的声音给吓得一个翻身滚下了床。李汭燦这个比又不当人,田野揉着额头一边吐槽一边去开门。当看到一头短发的李汭燦田野想都没想就把门关上了。

这是谁为什么认识我为什么是李汭燦的声音。

这大概是田野此时内心唯几的想法了吧。

李汭燦刚见到田野,还没说话就又被拒之门外。并不清楚自己在田野眼中又多大变化的李汭燦开始疯狂拍门。

“李汭燦?”田野在屋内花了三秒钟整理了自己凌乱的心情,再次打开了门。得到了对面的人肯定的回答后他仔仔细细打量了李汭燦的短发-------好看多了。得到满意的结论后田野将李汭燦放进了屋。李汭燦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田野的零食柜子,掏出里面的蜂蜜饼干就准备吃。田野一看这个人怕不是又来蹭吃蹭喝,只能先问他去哪找宝藏。李汭燦一听便开始滔滔不绝的讲宝藏的事,自然也放下了饼干。

得知宝藏的消息是因为李汭燦在一次去集市上买东西的时候偶然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他所住的森林出发,而平日是绝不会有这么多人前往那个森林的,他所居住的森林有着众多的魔物,以人类的能力很难穿越。因此他便起了兴趣,正巧他剪了头发没人认出他来,他便大大方方的找了个人问。一问就得知原来在他们森林背后的悬崖下面藏着龙的住所,而众所周知,龙是喜欢收集亮晶晶的东西的生物,如果找到了定会发财。于是李汭燦在家里蹲了好几天后想起来这件事,便去找田野同行。

田野一听就来了兴趣,这么好的搞事机会摆在面前不去白不去啊,于是两个人带上了一些补给便出发了。可怜了外面的一些魔物,看见两人出来顿时躲得远远的。

这就要说说这两个小霸王的事情了。李汭燦是个魔女,按道理说就是个脆皮法师,谁知道他是个狂暴近战法师----意思就是他特别能打,远程近身都能打。田野就天天辅助着李汭燦到处搞事,把整个森林的魔物都打了一遍才作罢。于是两人就恶名在外,大多数魔物见到就直接跑了,毕竟这两人出去准时为了搞事。

森林的路对于两个人来说都不陌生,两人找了条最近的路只需半天就到了悬崖旁。“李汭燦,那个巢穴在这个悬崖底下?”田野看着深不可测的悬崖转头询问。“应该是的,那群人类怎么下得去啊....啊,那边有路!”李汭燦扫视了一圈终于看到了一条窄窄的小路。“田野,gogogo!”李汭燦满意的笑了起来,拉着田野就开始跑。

等到两人到达底下的时候早就气喘吁吁了。“李......李汭燦....哈,你跑...这么快干嘛。”田野弯着腰,手撑着膝盖,感觉临行前吃的两块小饼干都要被跑吐出来了。“.....李汭燦?”没听到回答的田野抬起身子,转头只看见李汭燦的一个很后脑勺。待他走过去他便愣住了----一个小孩。

这荒郊野岭哪来的小孩?何况就在龙的巢穴里。田野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个躺在石床上的孩子,白白净净的,被裹在一个黑色长袍里。他推了推发神的李汭燦,眼神示意这个孩子有可能是条龙:龙的巢穴里哪来人类孩子,肯定是龙化形的。李汭燦犹豫着,没想到石床上的孩子睁开了眼-----一双漆黑的眼瞳。

田野和李汭燦同时愣了一下,黑色的眼瞳证明着孩子不是化为人形的龙。石床上的小孩眨了眨眼慢慢起身。

然后他就跃身抱着李汭燦不撒手了。

李汭燦浑身僵硬的被抱住了,却还在神游这小屁孩力气真大。田野当场就想把这个孩子提下来,没想到是个小流氓,抱着李汭燦不放手还把头埋进李汭燦怀里。田野简直要对这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鼓掌了。“李汭燦.....这个?你带回家?”组织了一会儿措辞,田野抛出了疑问。李汭燦看着抱着他不撒手的孩子,想起了他刚刚看到的深邃的黑色眼瞳,鬼迷心窍地点了点头。他拍了拍那个孩子的后背“以后我就养你了,你叫什么名字?”小孩慢慢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全志愿。”

这就是李汭燦和全志愿的初遇,要是李汭燦当时知道全志愿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他打死都不会把他带回家的。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大家好!养殖群又重出江湖了!(?)
这次依旧是关于老板的生贺!再经过一些讨论后想的是各位脚本们一起拍个举牌视频,然后写上祝福语整合后弄成视频,来表达对老板深♂深♂的爱!(手动比心)下面就是具体要求啦!





老鹅生贺视频——举牌征集
要求:图片!!!!不是视频!!(重点)横构图,相对清晰(因为竖构图有可能被屏幕卡掉一半)
格式:生日祝福(十个字左右)+@地名(省/市)+落款!
截止日期:9.25及之前!因为还需要后期整合!
投稿信箱:reliciano@yahoo.com
欢迎脚本们来一起完成给老板的生贺!!!

高考还在浪怕是要翻天
今年考试考的想打人@